#
#
#

        「小舒小唱」曹力張小溪雙個展:我的看展關鍵詞是“和而不同”

        作者:舒暢2022-10-28 09:56:51 來源:貴州日報

          「小舒小唱」曹力張小溪雙個展:我的看展關鍵詞是“和而不同”

          畫家曹力和夫人張小溪在貴州美術館的這場的雙個展,著實有點一波三折。開展之前用了幾乎兩年的時間來跟撲朔迷離的疫情“打游擊”,在每段平穩期里策劃籌備,又在每個疫情動蕩期里按兵不動。終于開展10天之后,貴陽又在疫情之下實施靜態管理,美術館一關就是一個多月。那句“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放在這場展覽身上也是適合的。哪怕狀況頻出,它依舊是貴州美術館2022年具有藝術水準和觀賞價值的一場展覽。

          重新開館之后,和曹力張小溪夫婦約好,一起去展廳。我已經第三次來看了,好展覽本來就值得一看再看,何況這次還有畫家本人親自擔綱導覽。這是曹力第一次在家鄉貴州舉辦展覽,用夫妻倆的話來說,這更是一場對家鄉親友的“匯報演出”。兩人都是貴州人。1978年曹力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成為恢復高考后第一位考入央美的貴州學生。畢業后留校任教,后來成為央美壁畫系主任。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認為曹力的作品“使中西繪畫的經驗與貴州鄉土基因在自我安頓和自我更生中獲得了嶄新的生命力,在主動的‘中心的自我邊緣化’中建構出蘊藏強大個體之力的‘邊緣的中心化’。”這通過創造實現的個體世界的“邊緣的中心化”,對時常感覺“邊緣化”的各個領域中的貴州人,也許都可以是生動的一課。

          1989年,曾經是貴州省評劇團演員的張小溪已經在北京做了兩年全職太太。把兩歲的兒子曹量送去小小幼兒班后,她第一次偷偷用丈夫的畫具畫下一幅《孩子的米老鼠鞋》——相比畫畫,我把它更多理解成一位初次和孩子分離的母親寫給孩子的“情書”。然而這幅處女作得到了丈夫和他畫家同行的贊賞,從此她開始用畫筆記錄自己的日常,畫了一幅又一幅,一畫已是30年。

          作為獻給父老鄉親的匯報展,曹力張小溪這次不僅以雙個展的形式“夫妻雙雙把家還”,如今在全國美術界聲名赫赫的曹力還展出了他所有類型的創作,包括油畫和紙上作品,也有雕塑和裝置,加上文獻資料,構成了他幾十年來藝術之路的全面圖景。而曹力張小溪這段時間更沒閑著,他們在開展后一次又一次來到展廳,走在自己的作品前,為一撥又一撥親友做“導覽”。同時這個展覽還成為過貴州大學美術學院的課堂,成為過藝術公共教育的課堂,而播放曹力《全球抗疫圖》影像的展廳,更成為過貴州師大現代舞團進行即興創作的舞臺......這是曹力的藝術回顧展,也是精神返鄉展,更是一場在展出的當下依舊在生長的“活”起來的展。曹力藝術瑰麗豐盛又想象奇特的世界似乎有著不會窮盡的生命,在觀看中,這種生命被喚醒和延續;而夫妻倆的“夢幻組合”,則讓展覽具備了“故事性”,兩場展覽的迥然不同和遙相呼應,讓觀看別具趣味。

          作為既關心曹力和張小溪“愛情八卦”,又喜歡他們的藝術世界的朋友,我覺得對于這場夫妻雙個展,看展的關鍵詞是四個字:“和而不同”。“和”,說的當然是兩個人的雙宿雙飛,個性互補又搭配完美,風格迥異卻殊途同歸;至于“不同”,當看完他們作品分屬的兩個展廳,你就會看到兩個截然不同的畫家——哪怕相比丈夫曹力,張小溪在繪畫上永遠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他是專業的,我是小兒科”,也總說這次展覽“我就是陪襯”,但我更愿意在觀看時,把兩場展覽理解為兩個獨立畫家的平等展示——在藝術面前,每一顆熱愛它、享受它的心,和每一個擁有自成一體的藝術世界的人,都是平等的。

          進入美術館,首先進入的是張小溪“靜靜的日常”展。展廳不大,作品也都是小小的尺幅。那些花花草草、瓶瓶罐罐、孩子的鞋、窗外的風景,都是日常生活中樸素寧靜的畫面。它們沒有學院派的匠心——或者說即使有也總會“脫靶”,而本能卻又會帶著畫面飛向一個意料之外的效果,使得畫面中永遠保持著鮮活、個性和意外之喜,這正是受過系統訓練的專業畫家們漸漸失去卻又難以挽回的。中央美院教授陳文驥說:“小溪的繪畫不是思考的結果,而是出于一種純真的感觀上的觸動反應,這不是單憑知識傳授就輕易能復制的。”陳丹青則這樣評價張小溪的畫:“近年我也很畫了一陣子靜物,這才知道要畫得它明白有趣,樸素雅致,看上去興致勃勃,真談何容易。小溪有心無心做到了,真可比村姑含笑端出私藏的女紅給人看。我不會做女紅,但小溪會畫油畫。我可沒把張小溪看作閑來畫畫的女眷。她是一位同行。”

          從張小溪的展廳進入“記憶·幻象——曹力藝術”展廳,就是從一本女性“家常日記”進入到一出“穿越大劇”,從現實種種進入到清醒到幻夢的邊緣。張小溪的畫作是從人間煙火中升華出的唯美世界,而曹力作品簡直就是一場場上天入地、游戲神通的“逍遙游”。在意識和潛意識、記憶和當下、夢境和現實之間,曹力用筆下的意象創造了一個世界。這是一個夾縫里的世界,又是一個飄然進入后漫無邊際的世界。而曹力就是個單純又熾烈的孩子,在這個世界里玩得渾然忘我,并且通過不斷創造,把這個寶藏一般的、虛實參半的世界玩得越來越遼闊、豐富和奇特。

          很多有關曹力的評論都會說到曹力的貴州背景。《曹力藝術》畫冊開篇就有這樣的評論文字:“在眾多以神秘主題為表現風格的藝術家中,曹力以善于敘述清醒的神秘和真實的夢境而獨具一格,這肯定得益于到處生長著神話與傳說之樹的藝術家童年的故鄉貴州山區。”也有很多人說,曹力自幼的學琴經歷,讓他的畫面充滿了音樂性。小提琴是他作品中常見的物象之一,范迪安說:“以樂入畫,曹力找到了一條超越中西的生存之道。他的‘游于藝’使他在中西兩種文化間相互借鑒,以審美之心寫意中西文化交融之和曲。”

          在曹力的展廳里徜徉,我覺得就像經歷了一場穿越,一場微醺。畫面所構成的那個亦真亦幻的世界宏大、瑰麗、詭魅又詩意,讓人“但愿長醉不愿醒”。而當回到張小溪的展廳,40年前評劇班的老朋友們在展廳中間的長條桌上畫畫,觀眾少時他們還會起身歌唱,多才多藝的曹力又會即興伴舞——陽光從玻璃屋頂里灑下,掛在墻上那些畫面像一個個腳踏實地又暗放光澤的日子。這時候,我又覺得這真實又具體的時日,這樣穩妥又感人。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郵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電話:
          郵箱:fuwu@meishujia.cn
        日本高清色视频高清日本电影,日本熟妇乱人伦A片久久,日本欧美不卡视频,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不卡 Processed in 0.239(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2(mb)